有的時候會很懷念小時候

那個國小三年級偷偷喜歡的女生

還有那種偷偷喜歡一個女生

而且會很堅覺的認為以後一定會跟她結婚的心情

想法很天真 很單純 但是卻又莫名的堅定有力


覺得好像越來越超齡了

離那種簡單談戀愛的年紀

就是不用考慮很多

也不會特意的去比較 "別人可以做到什麼為什麼你做不到"

反正兩個人就是想要在一起的那種戀愛

當經歷的錯誤越多 相處技巧越成熟的時候

反而內心會越空虛 心裡會越納悶

那個女生喜歡的似乎不是真實的自己

當心機的程度開始增加的時候

離這種簡單的想法也就越來越遠了


總覺得很不公平

因為愛情的詮釋權總是掌握在偉大的女性同胞手上

她們總是可以決定什麼樣的行為才是愛

什麼樣的行為就是不愛

這也不是什麼沙豬文化或大男人主義的想法

只是既然是男女平等

為什麼似乎總是比較常聽到女生說

"你為什麼總是這樣那樣 你根本不愛我" 云云

男生? 似乎很少聽到這樣的話從雄性人類的口中說出


不曉得為什麼專注在事業 或專注在人生的男人

把時間投注在人生規劃與未來的人們

就要被扣上 "不愛" "不認真經營愛情" 的大帽子

感覺很冤枉 雖然女生總是說如果真的愛 窮光蛋也無所謂之類的話

但是哪個稍微有一私私抱負的人

能忍受明知道這樣下去會沒有未來 會窮光蛋人生

而不犧牲一點時間去努力 至少盡力拼一下 跟未來賭一把呢?

然後很弔詭的 為未來拼一下的 拼越多的

就越有機會掉入 "不愛" 的範疇之內

因為拼越多 代表損失越多相處的時間 也代表越不用心


我很努力的在找另一種詮釋愛情的理論

樹不會躲 不會跑 不會說好聽話 就只是靜靜的伸展枝幹

但刮風下雨的時候 一定可以在樹的身上找到遮蔽

我想法很簡單 我想變成這樣的人


我不想把詮釋的權利交給別人而隨波逐流

不想浪費人生在研究衣著 或把妹心理學上

這是我的愛情觀 或許真的很小眾

但是也很殷切盼望知音的出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rdant 的頭像
verdant

色鉛筆實驗室

verd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